讨厌.

【晓薛】交织(上)

晓星尘视角


 


 


我突然感到一股力量,再补我的魂魄。


 


我本想着下地狱去给薛洋和自己赎罪,可是总是事与愿违,那股力量竟把我拉回人世,其实说实话我对这人世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薛洋的话就像是一根钉子一样,钉在我心上。


 


可是,自己不是还想救赎那个少年吗?晓星尘想着。


 


思绪被拉回,我确切的感受到自己的魂魄真正的回到了这具身体里。


 


 


我起身,摸了摸自己的眼眶,不再是空洞的了。扯下白绫。垂眸发现这地上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而自己站在阵法中央。


 


 


肯定又是薛洋摆的什么邪术罢了,我有些气愤,不知是因为什么,可是后来我意识到了便也晚了。


 


 


在这义城内找寻薛洋的身影,可这义城内大雾茫茫却终是不见薛洋。


我找了很久,义城内却没有薛洋。不,不是没有薛洋,甚至可以说是除却我之外,这义城内再无任何活物。


 


思及此处,我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冒了出来,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到薛洋。


 


我出了义城,又走了一路,总是到了一处有人烟的地方,这个镇子依山傍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玉山镇。我向他人打听有没有一个身着黑衣,爱吃糖的一个公子,终是不得所获。


 


可是我却有另外的收货,比如子琛又重新出世了,以人的身份而不是凶尸。


 


我便又有了另外的想法:去找子琛


 


左右找不到薛洋,那便先去找子琛好了


 


子琛还是在原来白雪观的地方再建了一个道馆,重新收弟子。


 


我去到时,只见白雪观恢复的一如往常,给我一种薛洋从未屠过观,子琛也从未被薛洋练成走尸的错觉。可错觉始终只是错觉而已。


 


子琛见到我时,似是十分惊讶,他好像知道是谁复活我的。可子琛只说了句你还活着便好,其余事莫不要再多管了。其他的子琛就不愿与我多说了。


 


我在白雪观待了一日,第二天早起我看到了阿菁,我很惊讶,没想到薛洋还能留阿菁一命。薛洋,似乎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坏,我这样子想着。


 


后来我向子琛辞行,当年清风明月的晓星尘早已不在,而傲雪凌霜也早已不在。当年与子琛说好要一起创造一个不以血脉为主的门派的晓星尘,已经不在了。子琛也与我说过,错不在我,可我就是觉得薛洋犯下的错与我有关,我与薛洋杀了那么多人,就只能救治更多的人来赎罪。


 


 


 


我向子琛辞行后,在一个镇子里除祟遇到了薛洋,发尾枯燥,脸颊有些凹陷,双唇没有血色


与我在金陵城内见过的薛洋完全不一样,金陵城内的薛洋意气风发,眉间有戾气。可现在的薛洋确是好像一个垂死的病人


 


垂死的病人。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薛洋那样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有些不解,但心脏处却隐隐发痛。


 


薛洋的身边还跟着另一个人,敛芳尊。


 


我只觉得他俩在一起十分刺眼,心有些涨涨的。我便冲上去抓紧了薛洋的胳膊,但薛洋只同我说了一句“臭道士,你他妈是谁。”


 


薛洋忘了我,我望着他,有些不解薛洋为何会忘了我。


 


敛芳尊感到我们之前的气氛不对,便把薛洋往身后拉了一下,对我说了句“晓道长,对不起。但现在成美这幅样子,是因为救了你,把宋道长恢复人身,救了阿菁。即是他过错再多,现在也是一个将死之人罢了。”


 


将死之人。我突然抬眸望向敛芳尊身后的薛洋。只看见他一手拿一个糖葫芦。根本没将金光瑶的话放在心上。


 


最后我还是将薛洋带走了,用一颗糖骗走的。


 


自从薛洋和我换回到义城后,我便每日给他两颗糖。薛洋说两颗糖才够他吃的。我暗自发笑。便也允诺了他。


 


只是我根本没想到薛洋的身体有那么差,差到什么地步呢?时不时鼻子出血,嘴巴咳血,五感快要消失,也怪不得为什么没听进去金光瑶的话。只是,他还一如以往爱吃糖。我可现在怀疑他到底能不能尝到甜味。他那么爱吃糖的一个人。


 


薛洋最近的身体又差了些。身上瘦的不成样子,身上还经常出现淤青。记得薛洋上次不小心磕破了点皮,用了好长时间才止住血。


 


薛洋好像看不到了。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会照顾他,我会保护他。我发誓。


 


有次做菜盐放多了,很齁。但薛洋感觉不出来。我笑着问他这菜做的怎么样。他说还不错。但那菜根本齁的没法吃。我看着薛洋,鼻子一酸,似乎有泪落了下来。


 


那么明媚的少年,怎么就变成这幅样子了呢。


 


最后啊,薛洋还是死了,我没能照顾好他,是我没有保护好他。我发了誓的啊。


 


薛洋死的那晚我做了个梦,看见一个与常萍有五分相似的男人。我明白那人是常慈安,让一个瘦小的孩子拿着一封信,去给一个男人,说是事成之后会给他一盘桂花糕。我明白这是幼时的薛洋。


 


男人看的信后,反而打了小孩一顿,我想上去帮忙,却终是徒劳。小孩没有拿到点心,有些委屈,抹了抹眼泪跑去找常慈安,可常慈安因为被男人打了一顿有些气,便一鞭子将薛洋抽翻倒地。我便亲眼看着年仅七岁的薛洋左手手骨断裂,小指当场碎成泥。我想着,会有人过来帮薛洋的,可是没有一个人,他们都在指指点点,辱骂薛洋。我终是忍不住想杀了常慈安让他们闭嘴。可是这是梦境,我毫无任何办法。


 


再后来,我看着薛洋一步步成长,到最后金光瑶找到薛洋允诺他永远吃不完的糖给金光瑶卖命时。


 


我看着薛洋屠了常家。看着梦境中的自己追捕薛洋,看着薛洋被压上金鳞台,看着薛洋被金光瑶清理时,被自己捡到。看着薛洋在义城三年的模样,看着薛洋在自己身死后的八年活成了自己的模样。看着薛洋用自己的魂魄给自己补魂时的痛苦。心疼,心真的很疼。


 


我突然想,如果捡到薛洋的是别人的话,薛洋会不会也是这幅样子对别人。可终究不会了。


 


最后我从梦境中醒来,脸有点湿,抹了下眼。哭了。


 


醒来后,我一如往常,将义庄内收拾干净。


 


将薛洋的尸体清理干净,放置在义庄内唯一的床上。


 


换上一袭黑衣,手拿降灾扮成薛洋的模样。


 


清风明月终是活成十恶不赦


 


最后的最后啊,我恍惚有见到薛洋,在义庄内的老树旁笑着对我说了句道长,你可别忘了我呀。


 


 (未完待续,应该还会有篇薛洋视角)


 


 


 


 


 


 


 


 


【晓薛】交织②

有很多私设受不了的勿点。



子琛还是在原来白雪观的地方再建了一个道馆,重新收弟子。


 


我去到时,只见白雪观恢复的一如往常,给我一种薛洋从未屠过观,子琛也从未被薛洋练成走尸的错觉。可错觉始终只是错觉而已。


 


子琛见到我时,似是十分惊讶,他好像知道是谁复活我的。可子琛只说了句你还活着便好,其余事莫不要再多管了。其他的子琛就不愿与我多说了。


 


我在白雪观待了一日,第二天早起我看到了阿菁,我很惊讶,没想到薛洋还能留阿菁一命。薛洋,似乎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坏,我这样子想着。


 


后来我向子琛辞行,当年清风明月的晓星尘早已不在,而傲雪凌霜也早已不在。当年与子琛说好要一起创造一个不以血脉为主的门派的晓星尘,已经不在了。子琛也与我说过,错不在我,可我就是觉得薛洋犯下的错与我有关,我与薛洋杀了那么多人,就只能救治更多的人来赎罪。


 


 


 


我向子琛辞行后,在一个镇子里除祟遇到了薛洋,发尾枯燥,脸颊有些凹陷,双唇没有血色


与我在金陵城内见过的薛洋完全不一样,金陵城内的薛洋意气风发,眉间有戾气。可现在的薛洋确是好像一个垂死的病人


 


垂死的病人。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薛洋那样的人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有些不解,但心脏处却隐隐发痛。


 


薛洋的身边还跟着另一个人,敛芳尊。


 


我只觉得他俩在一起十分刺眼,心有些涨涨的。我便冲上去抓紧了薛洋的胳膊,但薛洋只同我说了一句“臭道士,你他妈是谁。”


【晓薛】交织①

晓星尘视角

 

我突然感到一股力量,再补我的魂魄。

我本想着下地狱去给薛洋和自己赎罪,可是总是事与愿违,那股力量竟把我拉回人世,其实说实话我对这人世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薛洋的话就像是一根钉子一样,钉在我心上。

可是,自己不是还想救赎那个少年吗?晓星尘想着。

 

思绪被拉回,我确切的感受到自己的魂魄真正的回到了这具身体里。

 

我起身,摸了摸自己的眼眶,不再是空洞的了。扯下白绫。垂眸发现这地上是一个巨大的阵法,而自己站在阵法中央。

 

肯定又是薛洋摆的什么邪术罢了,我有些气愤,不知是因为什么,可是后来我意识到了便也晚了。

在这义城内找寻薛洋的身影,可这义城内大雾茫茫却终是不见薛洋。

我找了很久,义城内却没有薛洋。不,不是没有薛洋,甚至可以说是除却我之外,这义城内再无任何活物。

思及此处,我额头上的青筋忍不住冒了出来,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找到薛洋。

我出了义城,又走了一路,总是到了一处有人烟的地方,这个镇子依山傍水,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玉山镇。我向他人打听有没有一个身着黑衣,爱吃糖的一个公子,终是不得所获。

可是我却有另外的收获,比如子琛又重新出世了,以人的身份而不是凶尸。

 
我便又有了另外的想法:去找子琛

左右找不到薛洋,那便先去找子琛好了

晓薛

求黑化⭐和娇弱🐑的文啊


【晓薛】相遇

晓星尘出山那年,薛洋也不过才15岁而已。

那时的薛洋已是兰陵的小霸王了,只因为酒酿圆子不甜便掀人家的摊子,拔人家的糖葫芦,让兰陵城内的小贩们苦不堪言,好在有金光瑶在,掀了人家的摊子也有金光瑶跟在薛洋屁股后面替薛洋道歉赔钱,笑着跟薛洋说“你下次作恶的时候能不能不穿金星雪浪袍,拿着面罩遮住你的脸,也让我好做些。”

薛洋只会笑嘻嘻的跟金光瑶说道“小矮子,把你那恶心人的笑收起来,你就是管的事情太多了才长那么矮。”

金光瑶面上的笑意隐隐绷不住了说道“成美你且住嘴”

薛洋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小矮子,不许叫这个名字”

金光瑶笑道“那你别叫我小矮子”

初遇晓星尘,便是在兰陵城内的一个卖酒酿圆子的小贩摆的摊子,因为小贩卖的酒酿圆子不甜,便要掀人家摊子。只是事情和发展的似乎不太一样,没有掀完人家摊子变被两个臭道士拦住了,还被那身着黑衣的道士拿着拂尘抽了一下,薛洋当下便与他打起来,出剑直逼哪人要害,可无奈那黑衣道长太过厉害,没有多久薛洋便败下阵来,黑衣道长收了手。

哪位白衣道长终是发话“他年纪尚小,子琛便放过他这一回吧。”

薛洋像是不服气一样说道“说我年纪尚小,你又比我大几岁”

是了,薛洋十五岁时,晓星尘也不过才17岁而已,算不得多大

这时金光瑶终于赶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便与那个名叫子琛的道长说道“他是兰陵金氏客卿薛洋,还望宋道长放过他这一回”

哪位白衣道长说道“敛芳尊识得我们二人?”

金光瑶说道“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怎会不识?”

原来哪位白衣道长名为晓星尘。

晓星尘说道“兰陵金氏的客卿出招可真是”笑着摇头

许久不说话的宋子琛突然开口“狠辣”

薛洋举起手上刚刚被拂尘打的伤口开口道“说我狠辣?是谁上来直接甩我一拂尘的?”

晓星尘不说话只是笑,薛洋看着他笑心道没想到这臭道士笑起来还挺好看的。

金光瑶说道“天色已晚,不如两位道长随我到金麟台歇息一晚”

晓星尘敛了敛笑意说道“不了,我和子琛路过这里而已,随后我们还要去除祟。”说道两人便与金光瑶行了个礼走了。

薛洋看着他们走了面带笑意狠厉的骂了句臭道士,金光瑶看到说“你可别招惹那两人。”薛洋并未放在心上。

这便是晓星尘与薛洋的初遇了。实在是不怎么美好

第二次见面是晓星尘横跨三省抓捕薛洋,彼时的薛洋用阴虎符屠了常家满门,也算不得满门,常家还有一位后人在,便是常萍,原来薛洋屠常家满门时常萍刚好游历在外回来时看到家里便是这幅场景,于是便拜托晓星尘一定要将薛洋缉拿归案,晓星尘允了。

晓星尘每每遇到薛洋要将他缉拿时,薛洋总会逃脱。最后晓星尘还是将薛洋抓捕了,压往金麟台,当着仙门百家的面问薛洋为何只因一点间隙便屠人满门。薛洋未说话,只是甜腻腻的笑着说了句“道长,我们走着瞧啊”

最后还是金光瑶顶住仙家百门的压力把薛洋关在地牢不得放出。

这是晓星尘与薛洋的第二次相遇。嗯,更不美好了

可是没过多久,金光瑶就把薛洋放了出来,毕竟还是要他来修阴虎符。并再次告诫薛洋不许再去招惹晓星尘,可是薛洋像是那种听话的人吗?当然不是,薛洋出了地牢没多久便要去报复晓星尘,可晓星尘师承抱山散人,不知抱得是哪座山,思来索去便只好报复到宋子琛身上了,他先是屠了宋子琛所在的白雪观,并剜了宋子琛一双眼。

没过多久薛洋就听说明月清风的晓星尘瞎了。噢,原来是把自己的一双眼给宋子琛了呢,还真是令人不爽呢。

经过薛洋屠观之事后,仙家百门便是坐不住了,强烈要求金光瑶杀了薛洋,而那时的金光瑶不过刚刚坐稳家主之位,他不能再包容薛洋了,而阴虎符已修好,便是用不到薛洋。就是要清理薛洋了,不过也没下死手,放了薛洋一条活路。

晓星尘自与宋子琛决裂时,把自己一双眼剜给宋子琛后便在义城的一个义庄里住下了,期间收留了一个白瞳小瞎子名为阿菁,捡到薛洋的时候,晓星尘带着阿菁在山附近回义庄,遇到半死不活的薛洋,晓星尘便把薛洋背在身上回了义庄。待到薛洋醒来时,发现救他的人是晓星尘,心下暗笑,晓星尘,你还真是惨啊。不知道当你知道你救得人是你的仇人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想到这薛洋的笑意便愈发明媚了。

这是晓星尘与薛洋的第三次相遇,嗯挺美好的,英雄救美。浪漫,如果抛开他俩的仇恨的话。

后来薛洋恢复了。薛洋没有走,而是想着如何报复晓星尘。薛洋从小在那些门庭若市的地方长大,耳濡目染了些,又嘴甜会说俏皮话,而晓星尘笑点低,经常惹得晓星尘发笑,这样便是与晓星尘和阿菁熟络起来,熟络起来,不知何时起,晓星尘每天都会在他枕边放上一颗饴糖,嗯很甜,薛洋似乎是喜欢上了晓星尘,薛洋仗着晓星尘看不见,每天右手支着头,双眼微眯,目不转睛的看着晓星尘,有时候会在心里发些感慨比如道长长得可真好看。可是若是晓星尘知道自己是薛洋的话怕是不会留他了,怎么办呢?薛洋有些苦恼

霜华感应到尸气,便会发出嗡鸣声,这是薛洋在一次与晓星尘夜猎时发现的,心下隐隐有了计划,他用尸毒粉把那些村民变成了走尸,再把他们的舌头割下来。这样一来那些村民便不能口言,最后霜华再一剑把那些村民杀了。可若是仔细看的话,这些人都是骂晓星尘瞎子的人。这样一来,晓星尘……晓星尘就和他一样了,一样的杀人不眨眼。用尸毒粉把人变成走尸,若是及时救治还是来得及的,也就是说那个明月清风的晓星尘杀了人,虽不是他本意,但也还是杀了人。

薛洋从未想过宋子琛回来找晓星尘,宋子琛与阿菁说明情况,便看到薛洋,让阿菁躲起来,找到时机告诉晓星尘。

薛洋与宋子琛打起来,薛洋用了计,把宋子琛也变成走尸,并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

霜华便有了异动,晓星尘一剑杀了宋子琛。可其实晓星尘只要摸摸宋子琛的剑便知道那是他的挚友,可宋子琛的剑早早就被薛洋挑走。

可是后来薛洋出去买菜时,阿菁告诉了晓星尘事情的真相,告诉晓星尘那个会笑着撒娇问他要糖吃的无名少年,那个总是和阿菁置气的少年,那个拨撩他心弦的那个少年是那个十恶不赦的薛洋时,晓星尘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可是事实就摆在他眼前,薛洋确实是断了一根小指的。没过多久薛洋回来了,晓星尘给了薛洋一剑,嗯在小腹上。为什么没有插在心脏上呢?晓星尘不知道,薛洋也不懂。晓星尘终是知道了他杀得走尸都是那些村民,前天杀得走尸竟是他的挚友宋子琛。晓星尘最后说了一句“薛洋,你真恶心”便自刎了。不,不是自刎,是碎魂啊。

自晓星尘死后,薛洋便活成了晓星尘的模样,可十恶不赦就是十恶不赦,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明月清风的。薛洋在义城八年,翻尽古籍。终是找到一种聚人魂魄的办法,只是代价太大无人敢用,被列为禁书。可是薛洋在义城待的这八年来日日守着晓星尘的遗体,早就疯了。只有一只凶尸,一个魂魄,还有一颗糖,两把剑陪着他日日与晓星尘的遗体说话。似疯又不似

聚人魂魄的代价便是用自己的魂魄给那人聚魂,到最后自己再无转世。嗯薛洋愿意,只要晓星尘能复活自己如何,薛洋已经完全不在意了。薛洋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晓星尘。

薛洋复活了晓星尘,并把自己的一双眼剜给他,又给阿菁一个躯壳,把宋子琛的舌头恢复,笑着对宋子琛说“宋岚,你可别怪我呀,我实在是没精力帮你恢复人身了,而且凶尸挺好的不怕痛”笑容有些张扬又有些肆意。让人又爱又恨

复活晓星尘后,薛洋离开了晓星尘,薛洋选择远离那束救他脱离黑暗的一束光,是怕晓星尘看到薛洋后再次自刎又或许是怕晓星尘的那句你真恶心。

薛洋的身子便一日不如一日,原来带些婴儿肥的脸颊,有些凹陷进去,原本带有些光泽的马尾辫,也枯燥了些,薛洋出了义庄无处可去,只得寻着一个小镇落了脚。

没过多久便传出明月清风的晓星尘道长又出世了,与宋岚一起。薛洋只想大笑。

晓星尘也是很茫然自己是怎么复活的,醒来之后只看见宋岚和阿菁,并未见薛洋。晓星尘并未多想,和阿菁宋岚一起离开义庄,行侠仗义去了。一如以往,只是多了一个阿菁,三人都很默契的没有提起薛洋。

薛洋找到一处偏僻的小镇落了脚,偶尔会帮人家做事来赚钱,这时的薛洋已经25岁了与他的 15岁大相径庭,年少的薛洋肆意妄为,笑容明媚,略带有一点戾气,一言不合就掀人家摊子,而二十五岁的薛洋似乎已经革面敛手了一样,也可以说薛洋已经没有了可以在背后替他赔礼道歉的人了。薛洋想起了金光瑶,可是金光瑶早死了,死在了观音庙里,死在了他最爱的二哥手里。

薛洋在街上买了些冥币便去了观音庙里,他想在生命的尽头他想去看看那个总是喜欢在脸上摆上一副令人恶心的假笑,在自己掀摊时他在背后赔礼道歉,那个长不高,总是喜欢叫他成美的人。

成美,薛洋想到这个字已经不再是咬牙切齿了,只是有些茫然,成美,成何人之美?自他七岁之后,做的便都是恶事,小到掀摊,大到杀人满门。他成过何人之美?

薛洋走到观音庙里摸到一座墓碑,上面写着瑶。薛洋摸出来到后笑了笑,写着瑶是怕写金光瑶的话别人会撅你坟墓吧,走到墓碑旁坐了下来,似有些回忆的说道“小矮子,说好的你等我死后要给我建一座坟呢,怎么食言了?怎么你就先死了呢?”薛洋给金光瑶烧了些冥币。

第四次相遇天黑便下山了回到小镇上,可是还未曾下山就遇到晓星尘三人,晓星尘看到薛洋这幅样子有些心疼,不言而喻自己为什么得救,为什么眼睛可以视物,都是因为薛洋。晓星尘把薛洋带了回去。

苦尽甘来,薛洋想要笑一笑,却笑不出来,说不定在自己生命最后还能再吃一颗道长给的糖,说不定在最后还能讨得一个抱。被晓星尘带回去后,就睡着了,梦里有金光瑶那张爱笑的假脸,有在义城那两年的晓星尘,有在最后给自己一剑的晓星尘,有自刎后躺在棺材里的晓星尘,梦到这里薛洋惊醒了过来,他怕,他真是怕极了,他怕晓星尘会像之前碎魂,到时候自己可救不了他了,思及此处便隐隐有泪落了下来。

他应该从一开始就清楚,晓星尘那样的人自己是配不上,就宛如圣洁的月亮,与他所在的血腥与肮脏的世界截然不同.....他站在淤泥中仰望于他并且发了疯一样渴望要他。可是明月清风不是属于他一人的,十恶不赦也变不了明月清风。是啊,他应该清楚的。

有一个人,从你见第一面就知道你们不会是同路人,他要在海边烧尽日落当作灯塔等待远归的人,你要爬上高山草甸湖泊看漫天繁星组成银河,迟早会分道扬镳。可你就是想硬生生的拆掉桥,造出路,砍掉荆棘,去除蔓藤,你明明知道是绕路,可你还是想陪他多走一段,再多走一段,仿佛分别永远不会来临一样

        你明知道他的远方有能够让他为之奔赴的光明、未来和希望,他永远不会回过头,可你却只能跟在他身后。你告诉自己走吧,可是看着他修长的背影,你就是想再跟一会,就一会儿。

        如今我可能只能对你说,人人都想去风和日丽的地方看一看。浪打不到你,雨淋不到你,挺好的。那说完再见,伞我就自己留着了

想到这里薛洋便跌跌撞撞的往晓星尘所在的地方走去,最后跌倒在晓星尘怀里,环住晓星尘的腰

晓星尘有些僵硬,最后还是抬手抱住了薛洋。感觉到晓星尘的动作后,薛洋低低的笑了出来,真好啊,道长最后给了他一个怀抱

听见薛洋的笑后,晓星尘顿时有些气恼“你又在骗我”

“是啊,我从一开始就在骗你”

薛洋似是在晓星尘怀里睡了过去。

晓星尘柔了柔嗓音“你以后别骗我,也不要再杀人作恶,我们两个就这样在一起,待着义城,我给你买糖,好不好?”可他怀里人终究是没有回答他,并且再未醒来。

这是薛洋与晓星尘的第四次相遇,缘起缘灭。

无论遇见谁 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 绝非偶然 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 无论你走到哪里 那都是你该去的地方 经历一些你该经历的事 遇见你该遇见的人。

晓星尘教会薛洋如何爱一个人教会薛洋放手

薛洋教会晓星尘如何放下恨教会晓星尘抛下道义爱一个人

相遇即是缘,只是这是孽缘还是什么就未偿可知了。

(完)